凯发k8国际|绿色能源
当前位置:凯发k8国际 > 行业新闻 >
行业新闻
他们的身份是学员还是打工仔?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4-16 09:50 浏览量:

应聘到自称是“职业培训学院”的凯发k8旗舰厅影楼打工,不但“没有学到相关技术,应得的工钱也未拿到”
他们的身份是学员还是打工仔?

南国早报   2010-01-29         
 
 

  本报记者 王世杰

  几名年轻人看到招聘广告后,陆续到南宁市一家名叫“钟×一生婚纱摄影精品名店”的影楼打工。他们在交了1500元至3000元不等的培训费后,却自称“不仅没有学到相关技术,应得的工钱也未拿到”。此外,该影楼还自称是“职业培训学院”,给员工们布置任务,要求每天在互联网上发布面向全国的招生信息,不发帖就被扣钱,学员怨气很大。

  

  接受采访时被影楼录像

  1月27日上午,在南宁市兴宁西路这家影楼内,几名年轻人正在和影楼工作人员交涉,但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答复。

  记者注意到,该影楼一名中年女子手持DV对这几名年轻人接受媒体采访的行为进行录像,但该女子并未对录像的目的做任何解释。

  这几名年轻人都是该影楼的员工,自称因为学不到技术又拿不到工钱,所以他们决定另谋出路,但是影楼迟迟不给结算工钱,让他们伤心不已。

  

  学不到技术拿不到工钱?

  李先生说,去年7月,他在劳动力市场看到该影楼招聘摄影助理,便去应聘,但影楼说他拍出的作品不合格,需交3000元的培训费学习,“当时身上没有那么多钱,后来分两次共交了2000元”。

  “确定留下来后,双方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,只是签了一份用工协议,而且只有一式一份,所有人都这样,没有留底,劳动部门准备介入调查后,影楼才让员工们重新签。”李先生说,用工协议上写着学习两个月、实践一个月、试用期三个月,试用期每月670元,学习和实践期间是没有工钱领的,他从2009年10月25日才开始计工资,当月只领了100多元工钱,但这还不是最少的。

  李先生表示,去年11月他被安排多休了3天,就被扣了3天的工钱。又因为培训费只交了2000元,当月又被扣了400元培训费,此外还扣了几十元的人身意外保险费,还有一笔是200多元,最后只剩了3元钱,“员工工资单都在一张纸上,不是工资条,他们把工资单折起来,只能看到自己那部分,但是也没给看清楚,主管让签字,但我没签”。

  今年1月2日,李先生从上午9时一直工作到晚上7时才下班,“按规定下午6时就可以下班的,但他们却说我早退,让我以后不用去上班了”。

  关于培训,员工黄先生说,不但没人教,器材也不足。“人多器材少,七八个人围着一台相机转,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打杂,根本学不到什么东西。影楼还要求他们把一份影楼是‘职业培训学院’的招生广告天天放到互联网上宣传,化妆部每天要发3条,摄影部每天要发5条,都有任务,不发帖就要扣钱。老是这样发广告帖、灌水,惹得人家网站意见很大”。

  据介绍,目前已经有10多个员工想离开该影楼,但却拿不到工钱,他们不得不选择到劳动部门投诉。

  

  双方均称接到恐吓电话

  1月11日,拿不到工钱的李先生等人到南宁市兴宁区劳动部门投诉。14日,劳动部门介入调查。17日,影楼负责人雷某与李先生等人沟通后,答应“培训费和工资1月20日一起发还”。20日,雷某以劳动部门正在调查为由并没有兑现结算的承诺。21日,雷某对李先生说“就是不服这口气”,李则表示可以退一步,“培训费可以不拿完”,但之后雷某总是以“工作忙、没有时间”回避。25日晚11时许,李先生接到一个匿名恐吓电话后用手机进行了录音:“你小子小心点,还想不想回家过年?”

  记者致电影楼负责人雷某联系采访,接电话的是一名自称是雷某的朋友,但不愿透露姓名。该男子说,雷某身体不舒服,正在卧床休息。

  “我们也接到一些恐吓电话,还有恐吓信。”这名男子说,李先生等人有问题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协商,可是“他们找劳动部门,说的都是一些没有事实依据的话,影响了正常经营秩序,我们准备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”。

  

  号称学院面向全国招生

  1月28日下午,记者在互联网上搜索发现,不少网站都有一个名为“雷×影楼职业培训学院现面向全国开展摄影、化妆、设计、商业培训正式招生”的帖子。

  记者拨通这个招生帖子上的联系电话,对方称“这里是钟×一生婚纱摄影精品名店”。为了进一步确认,记者反问:“这里不是雷×影楼职业培训学院吗,难道是电话打错了?”对方明确表示电话没有打错,“雷×影楼职业培训学院”就是“钟×一生婚纱摄影精品名店”。记者问目前是否可以参加“学期一个月的商业影楼摄影班(学费2980元)”,对方表示目前已经停办了,如果真想学,春节过后应该可以。